區塊鏈變大熱門 這些崗位急招人


2019-10-29 14:20 | 李大東 | 來源:第一財經

原標題:區塊鏈變大熱門,這些崗位急招人,你打算往里跳嗎?

  第一財經消息,時隔大半年,區塊鏈這個一度沉寂的話題再一次被推上高峰。據新華社10月25日報道,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近日的一次集中學習中將區塊鏈定調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重要突破口。第二天,區塊鏈概念股集體大漲,比特幣報價超過1萬美元,24小時漲幅近30%。

  上一次人們集中討論區塊鏈,還是在去年春節前后。在各種名字里掛著“三點鐘”字樣的群里,“大佬”們熱火朝天地討論區塊鏈。如果說,當時有哪個話題能讓馬化騰、李彥宏、周鴻祎、姚勁波、馬云這些互聯網圈的名人同時發聲,可能非“區塊鏈”莫屬。

  區塊鏈究竟是泡沫還是風口需要時間證明,但我們已經看到,不少人已經投身于熱潮之中。

  “有哪個行業能讓你一兩年內有幾乎百倍的收益預期?有哪個行業全都是年輕人,而且還是混戰狀態,充滿了機會?”去年春節后剛剛入職一家區塊鏈項目投資公司的齊澤這樣解釋自己跳槽的原因,之前他在一家圖庫工作。從他知道這個崗位招聘到下決心轉行,只用了一周多的時間,“當機立斷,晚一天可能就錯過了。”

  簡單來說,區塊鏈是一個不可篡改和無法偽造的分布式數據庫。我們可以把世界想象成一個由無數個節點構成的網絡,如果人們參加了一次交易活動,比如收了個快遞,這個行為發生后,會傳給一個臨時的網絡,由它們驗證這個行為,驗證的結果會向所有節點“廣播”。節點和節點之間會開始做些復雜的運算來競爭收快遞這筆交易的“記賬權”,算出來的節點就能記錄下這次行為,作為獎勵,節點會得到“token”(代幣)。記錄都封存在一個個“塊”里,隨著時間的推移,“塊”越來越多,并且通過密碼學的方式連接在一起,形成了一條長長的鏈。

  精妙之處在于,在區塊鏈技術出現之前,人們都習慣于把信息存在某個公司或機構的數據庫中,現在,區塊鏈技術提供了一種可能:普通人也能參與到整個交易信息存儲的鏈條中,成為它的一部分。如果有人想篡改,他必須改變這個區塊之前所有區塊的數據,這在目前的技術條件下,幾乎是件不可完成的事。這樣一來,風險分散,能夠保證數據的安全,并且區塊鏈還帶有電子簽名和時間戳,能回溯每一筆具體的交易。

  這樣的技術如果能夠落地,將改變數據存儲的方式,對于各行各業來說都有巨大的吸引力。比如銀行能用它來快速處理跨國的匯款,物流公司可以追溯每一個流通環節。無論是傳統行業還是互聯網行業,都看到了區塊鏈可能帶來的改變,紛紛開始提前布局搶占位置。根據領英2018年的數據,對于區塊鏈的人才需求實際上從2015年就開始出現增長了,不過爆發期是在2016年到2017年——僅僅是計算機軟件行業,對于區塊鏈的人才需求在那兩年增加了3倍。

  而去年,對區塊鏈人才的需求更是迎來爆發式的增長。根據BOSS直聘發布的《2018旺季人才趨勢報告》,僅去年1月至2月期間,區塊鏈的人才需求數量同比增加了9.7倍,發布區塊鏈相關職位的公司增加了4.6倍。

  但是,供應并不能趕上趟。在領英上,擁有“區塊鏈”相關技能的人才數量在2015年到2017年增長了近19倍。但這畢竟是個新興產業,從全球看,區塊鏈人才總量只相當于人工智能(AI)人才的2%左右。而在中國,根據BOSS直聘的數據,截至去年2月,區塊鏈技術人才的供需比僅0.15,只有人工智能供需比的1/4,高薪自然不在話下。“候選人手上有七八個offer是很正常的。”科銳國際互聯網和人工智能總監金光奇告訴記者,他已經有10年的互聯網行業獵頭經驗。

  在這么巨大的人才缺口下,像齊澤這樣對區塊鏈躍躍欲試的公司人不在少數,那么在這個年輕的行業里,究竟有哪些公司在尋找人才?熱門崗位是什么?什么樣的公司人更適合這個行業?最重要的是,現在是否是一個合適的轉換跑道的時機?人力資源專家以及區塊鏈領域內的創業者、公司人和我們分享了自己的觀點。

  哪些人有機會轉行?

  區塊鏈和AI不同,它不是全新的技術,而是用一種全新的邏輯把原先的技術組合在一起。因此,大學里從來沒有區塊鏈這個專業,金融、計算機、密碼學等專業的大學生都能把區塊鏈作為自己的擇業方向。

  最為搶手的還是程序員。在金光奇看來,架構最底層的數據層可以使用目前已有的從事大數據和加密算法的工程師,這些員工實際上各大互聯網公司已經有所儲備。

  不過,之前從事基礎分布式系統開發的程序員較少,所以這類人更加供不應求。“很多時候底層技術是現成的,所以寫分布式數據庫和分布式網絡的人很少,但區塊鏈底層平臺對這些要求很高,因此對人的要求也高。”趣鏈科技CEO李偉告訴《第一財經》YiMagazine。他們公司位于杭州,主要面向金融類客戶做區塊鏈底層技術開發。

  當然,區塊鏈技術還是有它的獨特性,從整個技術架構來看,目前最缺乏人才儲備的是共識算法。“這是區塊鏈的核心技術,使用的是和從前不同的模型,相比其他人才來說,生產難度更高,一般來說起碼得碩士畢業才有可能勝任。”金光奇說。

  不過,2017年國內興起了不少發行代幣的區塊鏈項目和代幣交易所。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聯合取締首次代幣發行(ICO),很多公司倒閉,一批在共識算法上已經有些研究的人才流入市場,成了搶手的資源。

  金融領域的人才也有機會轉換跑道。P2P和智能合約都不是新鮮的概念,銀行一直有電子合約技術的應用,兩者之間多少有共通性。無論是傳統金融還是互聯網金融領域的人才都能在區塊鏈行業找到自己的位置。

  哪些公司在招人?

  目前來看,招聘區塊鏈人才的公司主要集中在互聯網金融、計算機軟件、企業服務3個領域,三者總占比超過50%。不過,游戲、智能硬件、在線教育這樣看著和區塊鏈沒什么關系的行業,也在招聘人才。

  傳統行業不甘落后

  新技術的使用通常是從互聯網發端,進而走向傳統行業,比如,云計算首先在消費級市場得到廣泛應用后,工業、醫療、金融等傳統行業才開始涉足。而這一次,傳統行業沒有掉隊。

  早在2016年6月,招商銀行就把區塊鏈技術應用到了銀行的跨境直聯清算業務中,試驗半年后,在總行、香港分行和永隆銀行正式投入使用。而這一項目由招商銀行內部的信息技術部負責研發,可見傳統行業對技術研發人才的渴求并不亞于互聯網行業。

  “區塊鏈在高技術領域是從前年年底開始升溫,而物流、醫療、金融類公司也是差不多同時開始做研究。在5年前,通常是互聯網領域提出一個新概念,傳統行業跟進,現在幾乎都是同步的。傳統行業面對互聯網沖擊也挺焦慮的,很怕錯過技術潮流。”金光奇說。

  互聯網大公司開始布局

  各大互聯網公司已經有了區塊鏈技術的落地嘗試,比如螞蟻金服曾用區塊鏈技術追溯公益款項,京東則在商品信息溯源中使用了區塊鏈技術。

  根據拉勾網提供的數據,截至目前,有接近1000個區塊鏈相關崗位開放,其中不乏巨頭的身影,騰訊、阿里巴巴、小米、獵豹移動、順豐科技、聯想集團等都在廣納人才。

  創業公司競爭力強大

  很多人形容區塊鏈是一片荒土,在和螞蟻金服這種大公司的競爭中,創業公司還有機會跑馬圈地。它們也是招聘意愿最強烈的,根據BOSS直聘的數據,有區塊鏈招聘需求的公司中,62%的公司規模在100人以下。

  有科研背景、專注于底層架構的創業公司很有競爭力。由于和高校聯系緊密,很多公司直接從實習生開始培養,創始人可能就是同一學校畢業的學長學姐。加上他們給出的薪水和期權并不低于大公司,因此留住了不少人才。李偉就沒怎么操心過人才的事,公司做的是金融區塊鏈的底層技術研發,雖然杭州有螞蟻金服,但他創業兩年,正式員工的離職率是零。

  區塊鏈的熱門崗位有哪些?

  目前來看,根據BOSS直聘的數據,對于技術人才的需求占比最大,達到7成以上。一般來說,核心技術崗位包括區塊鏈解決方案專家、系統架構師、系統研發工程師、安全專家、測試工程師等。

  從前一直相對偏門的密碼學人才現在迎來了“春天”,由于區塊鏈技術本身就涉及加密算法,密碼學領域研究員也很受區塊鏈公司的喜愛。“這個專業在各個學校都比較小眾,加上對數學的要求很高,人數本來就少,所以現在相對難招。”李偉說。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行業中最為稀缺的不是程序員,而是行業研究員。對于所有區塊鏈的公司來說,最困難的就是找到技術落地的場景。所以,在區塊鏈行業中,研究技術如何和場景結合的研究員現在是有價無市。這類人才通常都在大型保險公司、金融研究單位或高校,目前最為缺乏。

  想進入區塊鏈領域,需要哪些技能?

  區塊鏈行業剛剛興起,而沒有行業經驗的人想要進入這個領域,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難。尤其是與核心的底層技術相關的職位,所需要的技能其實和互聯網行業的普通程序員并無太大差別。

  BOSS直聘的數據顯示,區塊鏈職位要求最多的3項技能分別為Go、C++和Java,這些都是較為基礎的編程語言。精通密碼學和分布式計算會成為加分項,但也并非每個崗位的硬性條件。在拉勾網上,相關企業發布的區塊鏈職位要求也印證了這個數據。“最火熱的區塊鏈開發,一般要熟練掌握Go、Java、C++等主流區塊鏈系統開發語言中的一兩種,并熟悉Linux/Unix系統和數據庫知識。”拉勾網CMO鮑艾樂告訴記者。

  這意味著相比人工智能,區塊鏈的入行門檻相對較低。至少對于大多數程序員來說,從事區塊鏈技術開發并不需要掌握某種新的專業技術,但這并不代表區塊鏈研發人才所需的技能就與互聯網等其他技術領域完全相同。如果說人工智能需要人才具備更高的技術硬實力,那么區塊鏈開發目前最稀缺的則是公司人在這個領域的“軟技能”。

  所謂的“軟技能”指的是一種思維模式。“區塊鏈不是一個單一的信息技術,而是依托一些現有技術來實現某些新功能,并將這些技術應用到一種新的思維邏輯架構中。”金光奇這樣解釋道。

  領英中國技術副總裁王迪在接受《金融時報》采訪時指出,“目前區塊鏈是一種仍處于早期快速發展階段的新型技術模式,它的核心是‘去中心化’思維。因此這個領域的人才必須具備實際的應用開發經驗和快速的學習能力。”

  在人才市場,具備“區塊鏈思維”和“應用開發經驗”的人才正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領英的數據顯示,中國的區塊鏈相關人才中,擁有10年以上工作經驗的人占總數的28%,比人工智能38%的比例還要低。由于區塊鏈相關人才的總數較少,因此實際擁有相關經驗的人數就更低了。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數據只能說明這28%的人擁有區塊鏈開發所涉及的一些基本技術,并不意味著他們都具備區塊鏈開發的思維和實際應用經驗。

  另一方面,懂得“智能合約”相關知識也會成為公司人的加分項。“區塊鏈是各種各樣技術的集成,它一方面是自然科學技術,同時也是社會科學技術,涉及到社會生產關系的改變。”螞蟻金服技術實驗室高級產品專家胡丹青對記者說,“因此區塊鏈人才不僅要懂技術,還要懂商業,至少要看得懂合同。”

  薪資水平高,但關鍵是要找對方向

  齊澤跳槽后,他的工作從“上下架圖片”變成了“產品運營”。不僅職位升了,薪水還漲了將近50%。在整體人才市場中,齊澤的情況并不是個例。拉勾網的數據顯示,區塊鏈人才的月薪主要分布在3萬元至4萬元區間,大約5%的崗位能提供5萬元至10萬元的月薪。

  供需關系是決定人才價格的基礎。據金光奇觀察,目前區塊鏈正處于風口,“各種各樣的公司都在找人”,導致區塊鏈人才市場實際上是賣方市場。許多公司寧愿出高價,也不愿意錯過可能的人才。

  胡丹青就碰見過不同公司之間搶人的情況。“我們一位剛入職不久的員工,曾被以3倍薪資挖角。還有一位員工,拿到我們的offer時還收到一家發幣公司的邀請,待遇高出一倍。”

  在如此高的薪資誘惑下,保持清醒的頭腦顯得尤為重要。胡丹青所說的兩位員工最終都選擇繼續留在螞蟻金服,放棄了極具誘惑的高薪。“正確的發展方向和空間”是重要原因之一。

  金光奇并不建議公司人過早從事區塊鏈產品運營。原因在于目前大部分區塊鏈公司都處于技術開發的早期階段,實際應用并不明晰,還遠遠未到產品運營的好時機。此外,對薪資尤其高的代幣公司,公司人也應謹慎選擇。在鮑艾樂看來,代幣并不是真正的區塊鏈技術,“除了比特幣,市場上許多代幣實際上是無意義的。”這些公司的出現更多是為了短期套利,這對公司人的職業提升并無幫助。

  還有一點值得注意,與O2O等曾經處在風口的行業一樣,區塊鏈也存在薪資泡沫,且目前正是泡沫最多的時候。等到行業洗牌、走向正軌之后,人才的薪資水平將稍有回落。

  除了互聯網公司,

  未來還有哪些行業值得關注?

  除了互聯網、金融這些較早開發區塊鏈應用的行業,未來,區塊鏈可能會在醫療、物流和工藝體系等基礎行業發揮應用價值。比如利用區塊鏈去中心化、公共記賬本的特點,使紅十字會的捐款流向更加透明高效。不過這些應用目前仍處于非常早期的階段。

  也已經有一些公司在嘗試更偏重消費端的應用,美國初創公司Mycelia將區塊鏈技術用于音樂交易平臺,以提高數字歌曲帶給音樂人的收入。

  在金光奇看來,“區塊鏈是一種解決方案,區塊鏈公司生存的基礎是實際應用。”因此在選擇行業時,區塊鏈技術是否能和具體業務相結合是重要標準之一。盲目追隨熱潮,最終得到的很可能是一張空頭支票。

  開年以來,區塊鏈愈發炙手可熱。但是,機遇和風險并存,尤其現在區塊鏈底層技術還有很多無法解決的問題,沒有人能預知這個行業接下來會如何發展。正如世紀之交時,互聯網行業經歷了一次痛苦的去泡沫化期,才走上了正軌。

  因此公司人如果想“all in”這個行業,最好還是再觀望一段時間。大浪淘沙,等到ICO的泡沫消退后,真正有價值的公司才會浮現出來。對于有心想再趕上一波技術浪潮的程序員們來說,等到那個時候再作出自己的職業選擇也為時不晚。

天津快乐十分快三技巧